《鄉村美婦》

當前位置:山村小醫師 > 鄉村美婦 >

第四百六十七章功勞還是罪過

劉大柱這一轮干下來已經都是半夜了,三個女人全都疲憊不堪的倒在了床上,四仰八叉的互相搂抱在一起。
劉大柱分別拍了拍三人的肥=臀,叫道:“都起來都起來有要紧的事情跟你們商量。”
劉靜舒展了一下胳膊顫抖著沉甸甸的酥=胸說:“咯咯,要紧的事情不是已經全都做完了嘛,還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啊!”
劉大柱在她粉嘟嘟滑溜溜的pp上連打了三下荡起一圈圈的臀波,笑著說:“你的正事兒倒是完了,我的還沒開始呢,你可別忘了我修路的事情,今天找你們來不就為了商量這件事情嘛,全都給忘了呀!”
李麗翻了個筋斗坐起來說:“呼,想起來了,差點被你給草暈了!”
“你都死了,還裝呢!”劉靜譏諷著笑道!
“你才死了呢,剛才不知道誰鬧著要被草死了,切!”李麗狠狠的剜了她一眼!
高珊珊也坐了起來,穿上了裙子,然后又躺下來,枕著自己的胳膊說:“我看你們要說的事情我也幫不上忙,所以我先睡一下。”
劉大柱說:“劉姐,聽說批文已經下來了,我看這還是要感謝你呀,要不是你的話,批文怎么可能這么快就下來了呢,這簡直就是神速,你對你們家老狗子使了什么神通了。”
“狗屁神通,就是給他跳了一段脱衣舞,老東西j吧跟面條一樣,爱好還不少呢,整天變著法的折騰我,到最后根本都进不去,缺德鬼。”劉靜翻白眼說!
“不管怎么說,暫時這件事情能夠辦到這個地步還是要先謝謝劉姐,如果沒有她的話,絕對不可能這么順利的。”
李麗捂著嘴格格笑道:“你剛才不是寫過了嘛,還打了叉做了幾號呢,劉姐想賴都賴不掉了。”
劉靜氣的笑了起來:“你的不也打叉了嘛,還笑話我干嘛!”
劉大柱舔了舔嘴唇,坐在兩個女人的對面,分別抚摩著她們的一條美腿說:“可是接下來的事情還需要兩位大力幫忙,尤其是李麗姐的新城集團,你不是答應給我打折扣嘛,事情辦得怎么樣了。”
劉靜嘻嘻笑道:“你放心好了,你李麗姐姐是新城集團的總經理,而且還兼任項目經理,手上掌握著集團的生殺大權,好多事情他自己就可以做主,像你這點事兒,根本都不用通過董事會,就算有人知道了,她也可是說是為了和鎮上搞好關系做的鋪墊工作,以后還有機會合作賺大錢,所以不會有人追究的。”
“喲,劉靜,你看你那張b嘴,怎么比下面的小嘴還快呀,我想說的話都讓你說了,我不想說的話也讓你說了,讓你這么一說,我所有的功勞好像都沒有了似的,是不是以后就不用感謝我了呀。”
劉大柱憨憨的一笑:“哪能啊,李姐的盛情我銘記于心。”
“可是光有我們兩個人的盛情還不夠,你必須還要繼續的努力才行,我老頭子可是是說了,這樣的項目去年建委批了兩個,可是最后全都沒能成功,主要還是因為村里的干部沒能力,到了最后集資出了問題,所以就算你現在說的天花亂墜,如果做不通村民們的工作,最后也是竹籃打水一場空。”劉靜說!
“這個我知道。”劉大柱臉色沉重地說。
“還有就是你要小心李青山了,市政和建委的撥款到了李青山的手里,還不知道最后能夠剩下多少呢,資金監管這一塊你必須抓紧。”
劉大柱的腦海里立即閃現出了沈娟和薛曉燕等人的影子,暗想如果李青山和我耍花樣的話,我一定會知道的,再說了還有雷娜和張曼在替我盯著呢!!
劉大柱說:“要不這樣吧,等今天天亮了,我馬上就回村里去開动員大會,我想我們村里應該問題不是很大!”
其實劉大柱還是高估了自己,每家每戶兩千塊錢,對于蘑菇屯這個窮鄉僻壤來說是在可不是個小數目,村民們也更加不知道修路這玩意對于他們來說有什么好处,明白事理的人很少,所以當他回到村里把此事說出來的時候,大部分人還是持反對態度的,就連那些曾經和他爱的死去活來的女人都有些害怕。
不過劉大柱現在可是信心十足,等到天一亮立即收拾好了行裝,穿的周周正正,讓高珊珊開著車把自己送回到了进村的那個山口,臨別的時候,李麗和劉靜都是依依不舍。這且不提,劉大柱在进山的時候,給李青山打了個電話!
劉大柱給李青山打電話的目的其實很簡單,既然林順子和林冬子父子已經被出掉了,那么嘎子屯暫時也就出現了權力真空,村長的位置虛懸下來了,而李青山也表示不再追究蘇然等三女的事情,那么馬秀蓮和宋雅芝也是可以出頭的。
尤其是馬秀蓮這些年來一直都在村子里擔任婦女主任的職務,現在如果上面一句話,那么她就可以當村長了,如果她當上了村長之后,那么村子里修路集資的事情不也就順理成章的好辦多了嘛!
當然劉大柱也不可能把鎮子上十五個村子所有村長的女人都給睡一遍,別的村子要另外想辦法,不過他覺得修路畢竟是一件利国利民利百姓的大好事兒,凡是懂點事兒的人肯定都會支持他的。尤其是當嘎子屯這樣的大村子都俯首稱臣的時候,他們更加沒理由反對了。不過難度肯定有,繼續爭取吧。
又一次獨自一人走在這空曠的大山里,劉大柱心里便有種很奇怪的感覺,似乎每一次從這里回村或者进城都會遇到一些不尋常的事情,男男女女的事情比較多,這十萬大山之中隱藏著多少不為人知的故事啊。
麻痹的,如果公路一旦修成了,這里人來人往的,倒是讓那些打野食兒的人無处躲藏了,從這點上看,肯定有人反對。劉大柱心里嬉笑著想。
不過說實在的,走著走著,他就感覺這條路還是必須要修的,太他娘的累了,就憑他的身体,而且修煉了道家的丹功,連續走上幾個小時的坡路,都有點冒汗的意思,更別說是普通人了,頭頂之上太阳高懸,眼前是海浪一般的丘陵和高山,一浪連著一浪,就像黑夜一般完全沒有盡頭!
走出去,一定要讓鄉親們走出去!劉大柱在心里想!
上一篇:第四百六十六章委屈
目錄
下一篇:第四百六十八章我不哭


手机怎么玩快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