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美婦》

當前位置:山村小醫師 > 鄉村美婦 >

第四百六十六章委屈

李麗抓住了劉大柱的大j吧,就好像是抓住了一根特別好吃的棒棒糖,津津有味的吃了起來,但是這根棒棒糖實在太大了,而她的小嘴又實在太小,根本吞不下去,試了好幾次,只能把那根膨胀之后已經達到兩只半寬兩個手掌長的大*吞掉一個枪頭,把舌頭在上面畫圈。
劉靜躺在床上分開雙腿,像一灘爛泥一樣,全身所有的眼幾乎都在往外流水,高珊珊見她流出了激动地淚水,急忙伸出舌頭去幫助她舔,一邊摸捏著她的兩大nai頭,一只手大大的扒開她那被人打了叉的紅腫的大b,連根手指鉆进洞里,嬉笑著說:“劉姐你太浪了,現在沒有j吧了,我哪手指給你去去浪火!”
劉靜抽泣著說:“干嘛給我的b上面打叉,難道我的b不好嘛,我看大柱弟弟是要拋棄我了,嫌棄我的b不耐用,沒有韌性,經不起考驗,以后不再光顧我了,我還不如死了好了,嗚嗚嗚嗚!!”
李麗噗噗的吃著*,蹲在地上,一只手揉著自己的爛b,發出吧唧吧唧的聲音,就像饑餓的蟾蜍在甩著舌頭吃蒼蠅,銀當的一笑,“咯咯,不是這樣的,我想大柱弟弟一定有別的話要說,你聽她說完!”
劉大柱隨即拿出筆來,在李麗那真正可以稱得上櫻桃小口的嘴上同樣畫了個圈子然后打上叉,然后把筆放回到懷里,只是壞笑也不說話!
李麗頓時五十步笑百步的哭喪著臉,把眼淚滴在j吧上,連握著j吧的白嫩瑩润如玉的小手都開始抖了,嚇得顫聲說:“大柱弟弟,你嫌棄我的嘴不夠好啊,還是說我的嘴和她的b都是一樣的貨色,不中用!“
劉靜心里稍微的平衡了些冷笑道:“廢話,b和紅润的小嘴本來就是一樣的貨色,都是給男人的j吧來玩的,只不過一個橫這長一個豎著長,你連這個都不知道啊,我看你的嘴已經被判了死刑了,不過關,你看人家高妹妹身上一個叉都沒有!“
“我草你=妈=的,你神氣什么,嘴沒過關總比你的b沒過關要強多了,我至少還有下面的一張嘴可以享受呢,大柱弟弟沒完全拋棄我,像你以后只能拿拿嘴吃j吧,下面根本享受不到那種火山炙烤一般的滋味,我看你個爛貨怎么活!”李麗不敢說劉大柱的不是,卻只是那劉靜來出氣,互相的譏諷。
劉大柱高深莫測,勾了勾手指,意思讓高珊珊過來!
高珊珊歡喜,雙手撑著白嫩的嬌軀,像一只倒行走的蝎子,雪白的美腿分開老大,兩只大nai子上下拋飛著,左右搖擺著,把已經發紅的小b獻了上來,還以為劉大柱要草她呢,她的水晶透明性感小內裤的帶子彎曲在一邊,整個b都顯露了出來,而且由于她自己已經用兩根手指開發了半天,所以雙唇就像是兩條烤熟的香腸一樣向外翻著,等待著j吧的大力插入,而且嘴里發出嗚嗚的聲音,隱身無比的嬌柔和銀當,那意思仿佛在說,老公快草我吧,我已經開始火山爆發了。
可是讓人沒想到的是,如斯一個活色生香的大美人,妙处橫陳惟妙惟肖,怯生生的咬著嘴唇艱難跋涉著挺著瑩润的美nai過來之后,不但沒有得到他大j吧的一親芳澤,甚至連一個吻的獎勵都沒有得到,反而得到了黑色粗線條記號筆的兩個叉!
劉大柱揮舞著手中的筆先是在高珊珊的小嘴上畫了個圈子,然后抻著她水晶透明丁字裤的一根帶子,同樣在巴掌大的三角區域畫了個橢圓的圓圈,把所有的毛都囊括在里面,狠狠的打了個叉,疼的高珊珊仰起頭嚶咛了一聲!
“高妹妹,現在你和我們兩個一摸一樣同病相憐了,看來大柱弟弟對你的b也厭煩了,咱們不如一起去死吧,如果沒有他的j吧安慰,活著還有什么意思啊。”
“壞死了你了,凈是嚇唬人!”高珊珊那自己的兩條腿抱著劉大柱的腰,嬌嗔著踢了他一腳:“你看你把我兩個掃貨姐姐給嚇得,我可要公布答案了。”
高珊珊的b不是第一次被劉大柱打叉了,上次逛商場的時候,她就是帶著個叉去的,差點也是掉下眼淚來,試問有誰愿意自己嬌嫩的小b,懷著一腔的浪火,被心爱的男人給打叉的呢!
劉大柱已經給她解釋過了,打叉的意思就是已閱!
李麗聽完了之后,捂著自己被畫圈打叉的小嘴撲哧笑道:“大柱弟弟真是太壞了,倒是真個把我嚇了一跳呢,還以為被厭棄了,原來只是做個記號而已,哦,我的小嘴已經被草過了,可是我下面豎著的小嘴還沒有被打叉,大柱弟弟你可千萬不要記錯了!!”
說著就站起來把頭發打了個結,一邊用雪白的柔nai蹭著劉大柱的胳膊,一邊伸出一條腿用胯下的黑色的毛發摩擦著劉大柱的一條腿!!
“痒嗎,大柱弟弟,我給你止痒!!”
劉大柱一伸手就攔住了她那條上下亂动的美腿,然后一只手托著她的小pp向上一抬,李麗這個熟=婦,很自然的來了個猴子爬,另一條腿向上一抬,借著這股力量夹住了劉大柱的腰部,趴在了他的懷里,小pp懸空狠命的花圈,死死地咬著嘴唇說:“大柱弟弟,我,我,啊,別蹭我的b我還有話說呢,我,我還想吃j吧!”
劉大柱冷冷地說:“再說話我他=妈=把你從窗戶甩出去,托住自己的翹臀,我要插了。”
“哦!”李麗委屈的抽泣了一下,但是不敢還嘴,把下巴搭在劉大柱的肩膀上,兩只手托住自己的翹臀,同時扒開臀=縫兒,向上一提臀,頓時感覺一根燒紅的鐵柱子頂住了自己的兩片嬌嫩的=阴=唇=!
“啊,啊啊啊,我烫啊!”
李麗剛才受了虐待一直都在落淚,還以為劉大柱不喜歡她了呢,這會兒也不敢亂动,明明被火熱的枪頭頂住了洞口,又痒又麻,卻不敢痛快淋漓的做下去,小pp懸空,兩腿夹紧,腿部的肌肉和小b兩邊的肌肉同事都在痙攣,而且大塊大塊的液体冰雹一樣的墜下來。
“好了沒有弟弟,你別生氣了,嗚嗚!!”
李麗終于還是委屈的哭了出來,她長這么大還從來沒有受過這樣的虐待呢!
“噗嗤,噗嗤!”劉大柱抚摸著她的頭發呵呵一笑,把枪頭塞进洞口,緩緩的下降頂住了花心,讓她產生了一種,終于腳踏實地的感覺,然后就像是哄孩子一樣的說:“李姐,我跟你鬧著玩呢,我最爱你了,尤其是爱你的小b,我剛才就是逗你呢,別哭了,好寶貝,好乖乖,好不好啊。你要是聽話,我也像草劉姐一樣的草你,好不好啊!!”
“嗯,我聽話!!”李麗咬了咬嘴唇,破涕為笑,肌肉放松,整個人向下又是一沉,徹底的頂住了長枪!!她上面的小嘴雖然小,可是下面的b卻別劉靜大,這一下幾乎吞掉了五分之四,爽的翻了白眼,小pp頓時不安分的上躥下跳起來了。
劉大柱把她雪白而高溫的身体往床上一放,然后啪啪啪啪的開始干了起來!!
上一篇:第四百六十五章嘴硬
目錄
下一篇:第四百六十七章功勞還是罪過


手机怎么玩快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