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美婦》

當前位置:山村小醫師 > 鄉村美婦 >

第二百八十六章給你找工作

?“那,那大柱哥,要不你再給我舔舔吧,剛才你親的俺怪舒坦的,俺還想要,嘿,你不嫌臟吧!”吳珍忽然羞澀的說。網
“嘻,哪有嫌棄自己老婆臟的!”
吳珍嘻嘻一笑,撩起裙子坐在炕沿兒上,端著自己的兩條美=腿,向兩邊一分,把粉紅色的那話兒展現在劉大柱面前,因為紧張洞口一陣收缩蠕动,就好像是小嘴在咀嚼東西似的。劉大柱趴在下面,嘿嘿一笑,一口就咬了上去。
“啊啊啊,好舒服,好舒服”
劉大柱在那條細長的縫隙之間粉刷了一會兒,就用舌頭尖頂著她的小疙瘩畫圈子,一會兒吳珍就有舒服的躺在了炕頭上,雪白的身体扭动搖擺了起來,那話兒里面,又再次喷出了一股股的液体,熱乎乎的弄了劉大柱一臉都是。
“大柱哥,我還要!”
“你剛才不是說要休息休息怕疼嘛!”
“嘿,現在不怕了,里面痒痒的要命,就你那東西能給人家止痒,這一次我這里好多了,你可以大力一點,我覺得頂的力氣大了,更舒服,來吧!”小丫頭抬了抬屁股,把裙子壓在身体下面,撩起了上面的t恤露出了nai子,笑著說:“我聽說男人日女人的時候,都是要吃nai子才過癮的,你一起來吧,我不怕!”
“……”劉大柱微微一笑,把她抱到炕上,上面埋頭吃著nai子,下面就開始往哪個細長的縫隙里面隱藏著的小洞洞里面鉆,就像是鉆井一樣,慢慢地鉆了进去。吳珍感覺自己的身体里好像突然进來了一條滾烫的活魚,舒服的呻吟了起來……
第二次再完了事兒之后,吳珍又開始發愁了,這次穿上了裙子,在地上走來走去,皺著眉頭說:“大柱哥,你是村長,你肯定有辦法,快點給我想個辦法吧,我可再也不想回那個家了,我也不敢回去,要不我怎么也無法擺脱吳良那個禽兽的魔爪。”
劉大柱冷笑了一聲說:“吳良這個狗東西,你既然都不把他當父親了,我跟他也沒什么好客氣的了,我一定要好好的修理修理他,讓他跟李明軒一樣蹲大獄去算了,等著吧,這是早晚的事兒。”
“可是我現在該怎么辦呢。”吳珍坐在椅子上托著可爱嬌俏的小下巴,輕輕的嘆了口氣。劉大柱突然靈機一动說:“你現在呀,我看不適合在村子里呆著,要不你去鎮上吧,我給你找個地方打工,你看好不好,你懂不懂電腦,我給你找一份打字員的工作,肯定特別的輕松,準保累不著你!”
“電腦啊,那我可不懂,我都沒見過電腦是啥呀的呢!”
劉大柱抓了抓腦袋:“沒關系,不懂可以學,今天你就去鎮上,我給包裝公司的廠長張曼打個電話,她和我是合作關系,她肯定會給你安排一個工作的,你就放心好了,一準能成,我現在就打。”
“大柱哥,我可全靠你了。”吳珍搖晃著劉大柱的胳膊說。
劉大柱呵呵一笑:“死丫頭,以前怎么不對我這么好啊!”吳珍可爱的挑了挑眼眉,俏皮的吐出舌頭:“那以前你也沒跟我睡覺覺啊,女人嘛,跟男人睡了覺覺,當然都是這么百依百順的呢,哼!”
劉大柱在她臉上擰了一下,然后就撥通了張曼的電話號碼。
電話那邊立即傳來了一個嬌嗲又驚喜的聲音:“喲,劉村長,怎么啦,是不是想念姐姐的小b了,什么時候過來,咱們大戰三百回合,還是我們姐妹兩個人伺候你,二打一,包管讓你爽到死!呵呵!”
“嘿,上次誰死了誰自己知道!”劉大柱嘿嘿一笑。
“壞死了你,扮豬吃虎,開始的時候還真被你騙了,原來你是個老手,臨走還把我那話兒上的毛揪了一把,我表妹說,你想用各種女人的毛織一件毛衣,呵呵,你呀,我可真服了你了。”
“不跟你瞎說了,我有件事兒求你!”
“說吧,我的小親親,你的事兒還不就是我的事兒,人家下面那張小嘴,還等著你來安慰呢,不是,上下兩張嘴都等著你安慰呢,怎么能不聽你的話呢,呵呵。”
“其實也沒什么大事兒,就是我有個同學現在沒工作,在家里閑得慌,想去你那里找個工作,不過必須是輕松地工作,我看打字員這活兒就不錯,你那不是有電腦嘛,能不能給安排一下呀。”
“男的女的?!”對方突兀的問道。
“呵呵,當然是女人,男人我才懶得管呢!”
“哦,那被你干過了沒有,干的舒服不舒服?”
“張廠長,你沒病吧,你這都是啥問題呀?!”劉大柱滿頭流汗,這個張曼真是活要命,雖說他的電話外音很小,對方的話吳珍根本聽不到,但也經不起她瘋瘋癲癲的這么折騰啊,這是干啥呀!
“什么呀,我這可是在面試,你要是不回答,回頭我就親自問她了。因為我要給她安排工作,直覺取決于你和她的關系,還有嘿嘿,你對她的下面滿意不滿意,伺候的舒服不舒服,這都是先決條件。”
劉大柱心想,我他娘的真是服了你了,這話讓我怎么說呀:“好,非常好!”
“那這么說,那話兒被你給插了!”
“插了,而且還挺狠呢!”
“那,比跟我比哪一個更紧呀!”
劉大柱苦笑道:“姐,你別鬧了行嗎,人家是個大姑娘啊,你自己想想到底是啥滋味吧,還用我說嘛!”
“呵呵,跟你逗著玩的,恭喜你呀,這么快又弄了一個大姑娘,打=奶=炮=了嗎?!”
“這個真沒有!”劉大柱苦笑著說。
“那行那行,既然是這樣的話,那你就讓你的那個同學過來吧,我讓她在我的辦公室里面當打字員,放心,咱倆的關系我會保密的,還有,我會替你看著她的,如果她在我這勾三搭四的,我就把她開了。”
“嘿嘿,那倒是不會,你也知道,跟我在一起的人,咳咳,是不會背叛的,你說我說的對不對呀,張廠長。”劉大柱暗示的說道。
“壞死啦,死二流子,是啊是啊,我這幾天那話兒都痒死了,還在為你守身如玉呢,差點就插上翅膀跑到山上去,親你的大j吧了,呵呵,行了,那我可就掛了,對了,你的同學叫什么名字,可別以后搞錯了。”
“那個她是叫吳珍!”
“吳珍,好,那我記住了,回頭,呃,要不你把她送過來吧,咱們順便,咳咳,日一次,以解我相思之苦,呵呵。”
“我這兩天沒空,要不這樣吧,你先把她收下了,過幾天,等桃子熟了,我順便給你送貨,順便把您的問題給解決了,行不?!”
“那好吧!”張曼有點失望地說:“對了,還有我表妹,我可不是喜歡獨吞的人,再說要是沒有她,我一個人就活活的讓你弄死了。”
“行了,那就掛吧!”劉大柱滿頭大汗的說。
“拜拜,我的小親親,再見。”
電話終于掛斷了,由于吳珍聽不到那面說的是啥,所以也就沒細問,讓劉大柱指明了路徑之后,劉大柱又給了她五千塊錢,然后吩咐了張順發,讓張順發弄一輛驢車,把吳珍給送走了。走的時候,吳珍的眼睛哭的紅紅的,好舍不得劉大柱!跪求分享
最快更新 最少錯誤 請到網
上一篇:第二百八十五章不行不行
目錄
下一篇:第二百八十七章驗傷


手机怎么玩快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