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美婦》

當前位置:山村小醫師 > 鄉村美婦 >

第二百三十二章姐弟戀

?劉大柱突然抬起頭抱住了她,把她紧紧地壓在下面:“好吃,好吃,不過姐,我還想吃你的下面,你讓我日你一次吧,讓我看看你的小b行不行,我知道姐夫這么長時間不再加你一定寂寞了,讓我來安慰你吧。網 ”
王慧珍全身觸電般的一抖,雙頰泛上了紅暈,本能的說:“好弟弟,姐姐今天晚上就是你的女人了,你連姐姐的nai子都吃了,姐姐還有什么不能讓你看的,你小子想咋樣就咋樣吧,姐真是饑渴了!”
劉大柱不等她說完,雙手的指尖都已經攀爬到了她的頂峰,用兩根指頭捏住乳頭,就用丹功上面的手法,忽輕忽重,上下提拉的揉了起來,沒用一會兒功夫,剛剛才软下來的nai子重新又硬了起來,當然這次不可能像剛才那么涨的要死,但仍然有零星的奶水喷出來,濺到劉大柱的臉上,葡萄一樣大小的乳頭在他的手指中間來回的跳动著!
王慧珍的鼻息越來越粗重了,說:“弟弟,表姐已經有整整的一年沒干這事兒了,你可輕著點,剛才你把我吸的全身都软了,使不上力氣,哦,哦”
劉大柱點了點頭,雙手果斷的向下游周,最后摸到了她全身僅剩下的蕾絲黑邊小內裤里,在她的兩片翹臀上稍微停留了一下,就相當老練的抚弄起她的那話兒來,在劉大柱挑逗的抚摸下,王慧珍夢囈似的呻吟了一聲,“表弟,別,別再摸了,我,我受不了了,我太長時間沒做了,你干我吧,求你啦,別摸了。不要……”她的聲音顫抖的厲害,雖然嘴里叫著“不要”,可是聲音那么甜那么美。
“妈妈,表姐,你湿的太快了,嘿嘿!”劉大柱刮著她的鼻子笑道。
“表弟,表姐可能是太長時間沒做了,整天都在想著男人的那話兒,剛才你來的時候表姐讓你喝我的奶就是為了勾引你,其實我的吸奶器并沒有壞,我是實在忍不住了,你可千萬別怪姐姐,都是那個死鬼讓我守活寡!”
“沒關系,我來安慰姐姐,嘿嘿。”劉大柱再次把凸點吸入口中,舌頭攪动,王慧珍久旱逢甘雨,舒服到把雪白的胴体都弓了起來,雪白的臉就像炭火那么紅,水汪汪的雙眼里滿是嫵媚之態,彷佛失去了所有的力氣,软綿綿的躺著任由劉大柱為所欲為。
劉大柱的手在她那話上研磨了一會,她基本上就抵受不住了,拼命地求歡,抓住劉大柱那話兒來回的揉著,往自己洞邊上湊,身体就好像靈蛇一樣扭动著,一雙大腿更是很霸道的架在了劉大柱的雙肩上,篩糠般的抖动了起來。
“快來,把你的長枪推进來給姐姐止痒,姐姐實在是受不了了,我要,我要你使出全力,你可是我的親人,來呀。”
劉大柱再也克制不住了,把自己脱的精光,巨大的那話兒彈射了出來,驕傲的向上翹著。王慧珍饑=渴的用雙手握住劉大柱的那話兒,引導到自己兩腿中間的神秘地帶。劉大柱向前一松,兩人同時全身一顫,进去了一多半。大概是因為長時間沒有被侵入過,王慧珍窄小跟個处子一樣,劉大柱进不去,兩個人配合著,移动著臀部調整了好幾次姿勢和方位,這才能全部进入泛濫著蜜汁穴里面去
“啊!”王慧珍發出短促的尖叫,她此刻上半身半揚起,眼睜睜的表弟的那話兒进入自己的嬌軀,兩個人親密的結合在了一起。頓時舒暢的大聲呻喚起來:“你好厲害我要我好舒服,要”銷魂的聲音不斷地從她的小嘴里傳出來,王慧珍什么圈都不顧了,也不怕驚醒她的兒子,八爪魚一般把雙腿雙手紧紧的缠繞著劉大柱身体,挺起屁股迎合著
而隨著疾速的運动,王慧珍白玉般的身体上那對鼓荡的雙=峰,也頻繁的搖晃了起來。剛開始只是輕微的劃著圈子,后來這兩個圓滾滾的雪白nai子顫动的越來越厲害,彷佛是在炫耀劉大柱面前炫耀它的彈性和分量一樣,一道道性感而神秘的白色拋物線,把劉大柱的眼睛都晃花了。
不知道瘋狂了多久,突然間,王慧珍的全身忽然僵直了,兩條修長的玉腿環扣住了我的臀部,拚命的收攏、擠壓,彷佛想把我整個人都塞进她的里去,劉大柱感覺一股熱流從她那話兒里喷出來,把自己也刺激的丟了。
不過這只是個開始而已,事實上,這兩人一夜也沒有閑著,由于王慧珍太饑渴了,而劉大柱又太厲害,兩人整整的交鋒了八次才放手,差點就達到了古人所說的梅開九度的記錄。眼看著天亮了,兩人才被孩子的哭聲給驚醒了。
“呼!”王慧珍身子一软,從劉大柱的身上摔了下來,就好像一員戰將跌落馬背,剛才最后一次都是她在主动,雪白的美=臀都快變成磨盤,把劉大柱的那話兒給磨成了粉末了,自己想起來都忍不住,叼著被角吃吃的嬌笑。
“姐,小侄子又要吃奶了,你趕快給他吃吧。”劉大柱看見小孩子哭了,趕忙起來拍了拍王慧珍的翹臀,拍的啪啪作響。
王慧珍扁著小嘴坐起來,把孩子抱起來,把一個凸點送入了孩子的嘴里,沖著劉大柱呵呵笑道:“弟弟,你還想不想吃啊!”
劉大柱指了指小孩子:“我吃不了了,你兒子不正在吃嘛!”
王慧珍壞壞的笑著說:“呵,他只能吃一個,還有一個留著給你呢,你還想兩個一起吃啊,真貪心。”
“那我就吃這邊這一個!”劉大柱嘿嘿一笑,就趴在左邊吃了以來,王慧珍一邊給孩子喂奶一邊呻喚了起來。
劉大柱吃了一會兒,就直起身子來問:“姐,為什么孩子吃你,你不叫喚,為什么我的嘴一吃你,你就拼命地叫喚呢,這是怎么回事兒!”
王慧珍皺了皺眉頭,撅起小嘴說:“我也不知道,孩子吃的這邊只是感覺痒痒的,而你吃的哪一邊,讓我全身都痒,尤其是下面那話兒還會流水,腦子里光是想著讓你壓在我身上,插=我的那點事兒,你說這男人和女人是怎么回事兒啊,怎么時間一長了要是沒有這種事兒,就跟挨餓一樣,受不了。”
劉大柱突然氣呼呼地說:“姐,咱倆這很正常,都怪那個劉彬不好,他不應該冷落你,都是他自找的,這事兒不怪你,這是正常的生理反應。”
王慧珍看看孩子吃飽了,就把他放在床上,給他整理了一下小被子,笑著說:“難你說,你昨天晚上跟姐爱爱舒服不舒服?姐,是不是個漂亮的女人,能勾起男人哪方面的興趣吧!”劉大柱點頭:“當然可以,昨天晚上我都快舒服死了,要是不舒服,咱倆怎么能一下子就干了八次呢。”
“這么多次呀,我都沒數,反正我覺得這么長時間以來壓在心里的一團火沒有了,表弟,真是我的好表弟,噓,孩子又睡了,咱倆再來一次。”
說著兩人又抱在一起,吻在一起,磨在一起,一會兒劉大柱又进入了表姐美好的身体之中了跪求分享
最快更新 最少錯誤 請到網
上一篇:第二百三十一章好喝嗎
目錄
下一篇:第二百三十三章正義力量


手机怎么玩快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