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美婦》

當前位置:山村小醫師 > 鄉村美婦 >

第二百零八章心花怒放

?張巧芬頓時心花怒放,抿著嘴一笑,小聲說:“那我們現在就開始吧,大柱你等俺一會兒,俺去把門窗都關上。網 ”
說著,張巧芬走到了外屋把門窗全都關上了。
農村人干這事兒也不用洗澡,張巧芬在水盆里弄了點水,拿香皂在自己下面洗了一遍,搓了搓,赤著嬌美的身体,大力的分開了兩條大腿,躺在炕頭上:“來吧,大柱村長別管李文才那狗日的,過來弄嫂子吧!”
劉大柱的那話兒早就硬了,立即爬到炕頭上,一邊和張巧芬接吻,一邊摸著張巧芬的那話兒,不一會張巧芬的那話兒里面就泥濘不堪了。
劉大柱耍貧嘴:“嘿,嫂子,握著手指頭好像是掉进了沼澤里,一樣都出不來了,越掙扎越出不來,嫂子的那話兒真好!”
“大柱可真會說話,弄的嫂子心里痒痒的,心情也好多了,李文才可從來不這么說,老師說我的b黑,不紧,弄著沒意思,氣死老娘了!”
“他懂個屁呀,有福不會享,我可是爱死嫂子了。”劉大柱花言巧語的哄著張巧芬,兩只手在她身上亂摸。
過了一會兒劉大柱把張巧芬摸得全身顫抖,嘴里一個勁兒的嗚嗚叫喚,翹著nai子往上挺,pp也一個勁兒的在他下面磨蹭,嬌聲說:“行了,嫂子又不是小姑娘,干著活也不是一天兩天了,有的是經驗,不用做這么多準備工作,現在那話兒痒的受不了了,快把你的那個大東西放进來吧,嫂子想要了。”
劉大柱見她那話兒像小孩嘴巴一樣向外翻著,張的大大的,嬌小又粉紅挺好看的,就摸了摸:“嫂子,你別急呀,這事兒得慢慢來才有味道呢,你肯定是讓李文才那狗日的給虐待慣了,根本不知道這事兒的滋味,這回我讓你知道知道啥叫騰云駕霧,保證你一次就上癮了,當一回女人總不能白活吧。我看你就像尼姑庵里的尼姑一樣,根本就不是到肉是啥滋味。讓俺先看看你下面這朵小紅花里面,能釀出多少蜜來。”
聽劉大柱夸獎自己的那話兒是一朵小紅花,還說自己流出來的液体是蜜,張巧芬撲哧一聲就笑了出來,心里美滋滋的,扭动著身子羞著臉道:“都讓你看了這么半天了,還看不夠咋地,那地方有啥子嘛,平時按自己都懶得看!流出來的東西多臟啊,咋還能是蜜呢,都說你小子有才,還真會比喻,真是上過學的,嘿。”
“嘿,嫂子,這你就不懂了,你是女人當然不爱看,男人可是最爱看女人的那話兒了,不過有的女人不行,不好看,嫂子不一樣,真是太好看了,怎么看都看不夠,而且下面流出來都是甜的,比蜜還甜。”
“瞎說,俺雖然沒吃過,可是那東西李文才說是臭的,咋能是甜的呢,呵呵,你要說比蜜還甜,那你給俺吃兩口看看!”
“我這正想吃呢,我最爱吃這個了!”劉大柱突然趴下把大嘴往上面一湊,就用嘴巴抵住了她的那話兒,然后舌頭就像是親嘴一樣的粉刷了起來,最后干脆叼住了小疙瘩,拿舌頭尖來回的蹭著。
不過張巧芬的那話兒的確挺好看的毛烏黑發亮,兩片嘴唇不薄不厚,摸上去软綿綿就像是蜜桃一樣,不但粉紅色而且小巧迷人,尤其是流水的時候,亮晶晶的,一點不干凈的意思也沒有。所以劉大柱吃的很痛快。
“哎呦,大柱,嫂子受不了了,你還真吃啊,把蜜水都給吸光了,哎呦,這咋是這種滋味啊,俺全身都沒力氣了,都快癱瘓了,手指頭都动不了了,連頭發絲都像豎起來,舒服的就想大喊大叫,下面痒死了。”
“嫂子,原來你沒讓人吃過呀。”
“哼,李文才那狗日的,他才不吃呢,他嫌棄俺,俺這輩子可是頭一次知道,原來睡覺覺還能這樣,舒服死了,舒服的要死了。不行啦,你快點直接敢俺吧!”張巧芬晃动著身子,嗚嗚的說道。
劉大柱最后在張巧芬那話兒上深深地吻了一下,看著張巧芬發=浪的樣兒,說:“嫂子,不是我夸你你真是太迷人了,跟你睡覺覺可是我這輩子最大的福氣了,李文才身在福中不知福,你以后別理他了,今天要干爛你的小穴!”
張巧芬從來沒体味過這么刺激的感覺,越來越浪的說道:“那啥,大柱村長,你有本事就盡管干吧,干死了俺,俺才舒服呢!”
聽了這話,劉大柱也不客氣了,反正雙方都是久經沙場的老將了,干脆直接頂了进去,狠狠的干了起來。
“哦用勁干啊大柱村長再干深點,干死我吧吧”
劉大柱聽了張巧芬的,干起來更有勁:“嫂子,的那話兒真舒服,了,你可別怕烫,這一下就讓你上天了。”
“來吧,射=吧!兒子把俺的肚子干大才好就是射穿了嫂子都沒有怨言這滋味可太舒服了,哦哦,啊”隨著張巧芬最后一聲歇斯底里的大叫,劉大柱把所有火熱的液体都丟在里面了。
這一炮足足干了一個多小時。劉大柱和張巧芬都舒服的快要暈過去了。
完事兒之后,張巧芬側著身躺著,和劉大柱臉對著臉,把雙手搂著她的腰,腦袋依偎在他的懷里,微笑的眨著眼睛,抚摸著劉大柱的那話兒,嬌聲說:“大柱,你這東西真是太厲害了,把俺弄死了,真是都不知道讓嫂子咋感激你好了,哎,你說嫂子咋樣,你還滿意不?!
“嫂子漂亮,身材好,那話兒也特別紧。我也舒服的不行,我還要感謝嫂子呢,你看嫂子你開客氣啥,咱倆以后誰跟誰呀!”這一頓夸獎又把張巧芬弄的很高興,于是就把粉紅的嘴唇獻上來和劉大柱親嘴,兩人就光著身子在炕頭上滾动,互相把自己的舌頭伸到對方的嘴里,就像是年輕人搞對象那樣的湿吻,弄的唾沫流的到处都是,足足吻了有十分鐘那么長的時間,張巧芬咯咯一笑,突然又來勁兒了,大白屁=股也極度不安分的搖晃起來,上下左右的移动。忽然翻了個身骑在了劉大柱的身上,噗嗤一下又弄进去了,接著又搖晃了起來,新的一次又開始了。屋子里全都是讓人熱血沸騰的叫聲。跪求分享
最快更新 最少錯誤 請到網
上一篇:第二百零七章張巧芬
目錄
下一篇:第二百零九章守活寡的女人


手机怎么玩快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