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美婦》

當前位置:山村小醫師 > 鄉村美婦 >

第二百零七章張巧芬

?劉大柱早晨起來一起來就直接奔著李文才家里去了,李文才狗日的住的距離劉大柱家里不愿,就在村子大路左邊,全村就屬他家最窮了,三間破土坯房,遇到個刮風下雨就搖搖晃晃的好像要被風吹走了似的,外面下大雨,屋子里就下小雨,這小子平常就知道跟著福祥一伙人打牌喝酒啥的,狗屁正經事兒也不干。網
前年這小子也不知道中了邪了還是咋地,非要缠著趙黑娃把山坡上的十畝地承包給他,趙黑娃喝了他兩頓酒就答應了。沒想到狗日的轉手就倒給了南方的一個女人,這女人也不知道為啥,包了地之后也不怎么管,聽說住在鎮上,有時候過來看看,全都是種的玉米,收成也不好,看來這娘們根本就不會種地。
反正也不知道咋回事兒,李文才狗日的就是不給村里交錢,當時村里跟他定了四年的合同,眼看著還有兩年呢,劉大柱可等不了,今天到他家來,就是為了讓這小子趕紧把地交出來,過兩天收了玉米之后,馬上就種果園了。
“李文才在家嗎?!”劉大柱背著手进了院子。
“誰呀!誰找老子!”李文才晃晃悠悠的提這個白酒瓶子從屋子里走了出來:“呀,這不是劉大柱嘛,你狗日的找老子有啥事兒,呃!”
麻痹的,劉大柱頓時就火了,大小自己現在是個村長,這小子居然敢以狗日的相稱,簡直就是藐視領導啊。
“李文次,你麻痹的,你嘴里給我放干凈點,老子現在是村長知道不知道,你狗日的怎么大早晨的就喝酒,有病是吧。”
“村長,草,村長咋地,以前趙黑娃老子都不鳥,還能鳥你,有話快說,有屁快放,沒屁放快點滾出去。”李文才仗著點酒勁七個不服八個不忿的還露胳膊卷袖子,好像要动手咋地。
“文才,你這是干啥呢!人家大柱現在可是村長,你咋這么跟村干部說話呢,大柱,你可別往心里去,他喝醉了。”這時候,李文才的老婆張巧芬從屋子里出來了。
這個張巧芬長的嬌小玲瓏,身材偏瘦,手臂和腿都很細長,屁股不大,卻翹翹的,還有一雙雪白細嫩的小手,也算是農村女人中的上等貨色了,就是跟著李文才過這種窮日子,有些營養不良,臉色有點發黄,說話的時候底氣不足,挺老實的。
“沒啥,他狗日的喝醉了,本村長不跟他一般見識,本村長這回來是來說正事兒的。”劉大柱沖著張巧芬淡淡的一笑,轉過臉來指著李文才說:“李文才,我今天是代表村委會來告訴你,你前年跟村委會承包的十畝地,村委會經過研究決定給你收回了!你趕紧把地里的莊稼收拾一下,秋后就別下種子了。”
“放屁,憑啥給老子收回了,老子手里有合同,是四年的合同,現在合同還沒到期呢,你憑啥給老子收回,趕紧滾蛋!”李文才喝了一口酒,打著飽嗝說。
“麻痹的,老子跟你客客氣氣的說,你他娘的敬酒不吃吃罰酒是不是,你說你有四年的合同,那他娘的合同上還寫著每年讓你叫五百塊錢的承包費呢,你咋不交呢,這合同早就無效了知道嘛!”
“滾蛋,老子就是不交咋了,老子沒錢,看見沒有”李文才把手指頭戳在自己老婆鼓荡的胸脯上,“老子全部財產就這么一個娘們,想要你就領走,爱咋日咋日,就算是給村子里交錢了,要想要地,沒有。”
張巧芬的臉登時紅了又白了,顫聲罵道:“李文才,你是人嘛,你沒錢就把老婆往外送,你說的那叫啥話呀,俺以后還做不做人了,不知道的還以為俺張巧芬跟誰睡覺覺了呢,俺,俺死給你看!”
“去你娘的!”李文才一把抓住了張巧芬的頭發,把她摔在地上,順便有踹了兩腳:“你是老子的人,老子有權利拿你還債,劉大柱,你有本事就在這院子里讓我看著,把這娘們的b給日了,以后老子就不欠村里錢了。”
“你個狗日的!打老婆!”劉大柱上去抓住了李文才,一腳就把他從二門踢到了大門口,撞在了門框上,把門牙都撞掉了兩顆,這貨站起來一看全身是血,大聲喊:“殺人了,打人了,村長打人了。”
劉大柱本著他沖了過去,想要再揍他一頓,沒想到這小子一看苗頭不好,把酒瓶子一扔,爬起來一溜煙的跑了。
“狗日的!”劉大柱罵了一句,看到張巧芬趴在地上哭,急忙過去把張巧芬扶了起來:“嫂子,別哭了,為了這貨不值當的。”
“大柱,李文才太不是人了,他打俺,好啊,他還要賣了俺,大柱向日b不,他不是讓你日嫂子的b抵債嘛,那行,嫂子就讓你日,今日個你不日都不行了,老娘非要給他戴一頂綠帽子不可,嗚嗚”張巧芬氣的哭天搶地。
“嫂子,嘿,那玩意不能抵債!”
張巧芬仰起臉:“俺不給他抵債,俺就是想給他戴一頂綠帽子,你进屋,进屋脱了裤子上炕,俺非要跟你睡覺覺不可,李文才剛才不是說了嘛,你想咋日就咋日,沒他啥事兒,走,大柱,跟嫂子過來,咋,你看不上嫂子是咋地。”
劉大柱苦笑:“嫂子,你長得挺漂亮的,就是跟錯人了。”
張巧芬站起來,把裙子上的灰土打撲干凈了,拉著劉大柱就往屋子里走,到了屋子里,一下子就把劉大柱給推倒在炕頭上了,喘著粗氣,開始脱衣服:“大柱,你就狠狠的日吧,人家讓你日自己的老婆,人家都不在乎你還在乎啥,俺也豁出去了,再說,就他那德行比你差遠了,讓誰日不是日啊,嗚嗚,我這輩子清清白白的,我懶得跟他過了!”說著把上面的t恤脱下來扔在地上,穿著紅肚兜,一下子就撲到了劉大柱的身上。
張巧芬一會兒就把自己脱光了,一雙嬌嫩的腿長得又長又細,ru房又白又嫩,沒有知ru暈上還掛著幾滴淚水呢。然后不管三七二十一,就來脱劉大柱的衣服,劉大柱嘴上一勁兒的說:“嫂子嫂子別這樣!”可根本一點也不反抗,所以被對方順順利利的把身上的衣服脱了個干干凈凈。當看到他那話兒像棒球棒子一樣在空氣中彈跳的時候,張巧芬也是瞄了一眼自己下面的那話兒,嚇得捂住了小嘴,驚訝不已。
張巧芬尖挺,大屁股在炕沿上坐下,把劉大柱推到地上,分開大腿,露出湿淋淋的那話兒。眼神驚訝的看著劉大柱的那話兒挺翹在空中微微晃动。
“俺的親娘祖奶奶,大柱,你這話是不是從小就吃王八甲魚補出來的,咋就這么大呢!”張巧芬喘著粗氣說。
都到了這個地步了,劉大柱也不再裝筆了,伸手摸了摸張巧芬湿润的那話兒,嘿嘿一笑:“嫂子,我這是天生的,根本就不用補,不過你要是這次嘗到了甜頭以后還想找我,每次給我找一只營養豐富大甲魚補補,那就更完美了。
張巧芬柔媚的一笑:“壞小子,死二流子,貧嘴,想要嫂子不,嫂子還沒見過這么大的呢,咱倆都脱成這樣了,你還猶豫啥,快來吧。其實嫂子早就看出來了,你剛才就想干嫂子的那話兒了,還跟嫂子耍花樣呢!”
“嘿嘿,那咋能怪我,誰讓嫂子長的那么水靈,而且那話兒又那么迷人,誰能忍得住啊,我又不是鐵打的。”
“凈哄著嫂子開心,讓嫂子一會兒賣力氣吧,嫂子可不漂亮,李文才狗日的天天說我長的丑,還說我的那話兒太松了,他都干的膩歪了,嫂子可沒自信,一會兒你要是不舒服,可別怪嫂子。”
“嫂子,李文才那狗日的不會審美,要照我看,嫂子那話兒粉紅粉紅的,水分還挺多,是最好的小b了,我干了一次就想第二次,沒個夠!”
“你說的是真話,不騙嫂子。”
“我要是說假話就讓我天打五雷轟!”跪求分享
最快更新 最少錯誤 請到網
上一篇:第二百零六章密謀誅殺
目錄
下一篇:第二百零八章心花怒放


手机怎么玩快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