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美婦》

當前位置:山村小醫師 > 鄉村美婦 >

第二百零六章密謀誅殺

?就在劉大柱和幾個女孩子欣喜若狂的時候,他還不知道有人正在背地里算計他,一把利劍正懸在頭頂上,隨時都有可能劈下來。網
那個鎮政府辦公室副主任劉明軒一輩子都沒受過這么大的委屈,而且還把一個天天可以日的大美人王咪咪給丟了,心里這口氣怎么能消的下去,這兩天吳良狗日的也是上躥下跳,去找門路,找他的表哥副鎮長劉彪,準備要對付劉大柱。
劉大柱說話的這會兒工夫,柳絮剛剛回到村子里,高大戶被檢察院批捕了,罪名是強健未遂,而劉彪、吳良、劉明軒卻正在鎮上的一家飯店里面密謀,要對付劉大柱呢。
劉彪這小子今年不到五十歲,長的滿臉橫肉,一臉的絡腮胡子,乍一看不像個鄉鎮干部,倒像是個剛從市場上出來的屠夫,眼珠子大大的里面布滿了血絲,跟他表弟一樣,也腆著個大肚子,個子不算太高。
這貨平時就不是什么好東西,吃拿卡要,在村子里禍害婦女,什么壞事兒都敢,貪污啥的那就更別說了,而且心狠手辣,吳良平時就是仗著他的旗號,在村子里橫行霸道的,可是沒想到這次讓劉大柱給治了,他自然是要來告狀的。
這三個貨明目張膽的在鎮上一家較為偏僻的小酒店里,一人抱著一個小姐,又是摸又是親,還一邊在說話,說話的過程中劉彪這小子的手,一直都放在小姐的兩腿之間那話兒上,弄的滿手湿淋淋的,還一個勁兒的吃菜,也不嫌臟。
過了一會兒劉明軒就把小姐們給趕走了,說是有重要的事兒說,小姐們走了之后,他就把那天發生的事兒了,劉彪跟王咪咪睡過無數次了,他們幾個人都是一丘之貉,當然沒什么隱瞞,和盤托出。
“什么,劉大柱這個狗日的居然把你們兩個都給打了,這狗日的也太狂了吧,不看僧面看佛面,打狗也要看主人啊,再說,你可是鎮政府辦公室主任,他一個小村長敢打你,還翻了天了。”劉彪把酒杯彭的一下摔在了桌子上。
這話一說,劉明軒和吳良的臉上都露出了尷尬的笑容,心想,麻痹,這明明是把我們當成你的狗來使喚了。
劉明軒氣呼呼地說:“老劉,這事兒你可得管管,要不他可真就反了天了,今天敢打我,明天可就是你了,再說那個王咪咪那么水靈,那么骚,小b又那么嫩,還這么聽話,我一想起來心里就痒痒,怎么說也不能便宜他呀。”
“就是,表哥,這小子在村委會把誰都不放在眼里,他還說就算是劉副鎮長來了,也照樣揍一頓呢,我現在可委屈了。”說著說著吳良的眼淚都要掉下來了。
“啪!”劉彪一拍桌子:“麻痹的,這小子是找死啊,那個老劉你也是的,他打了你你為啥不讓派出所把他抓起來,跟鎮長說說,把他的村長給撤了,然后讓他蹲幾年大獄,等他出來了接著修理他,讓他一輩子不好過。”
“嗨!”劉明軒臉一紅:“老劉咱不是有把柄在人家手上嘛,別看這貨年紀小,麻痹的做事兒還挺有一套的,不但把我和王咪咪給拍了照片,而且還查封了村里的賬簿,我不也是沒辦法嘛,你猜這小子為啥這么狂,原來他認識縣檢察院的檢察長,而且和她家的女兒叫劉麗芳的還是好朋友,我也是不敢动手啊。”
“草,麻痹的,真沒想到一個小農民還有這么兩下子,哎呀,這個劉檢察長可是不好惹,不過”劉彪的眼中突然兇光暴射,冷笑了一聲,壓低了聲音說:“白的不行,咱們就給他來黑的,不行就想辦法讓狗日的消失算了”
吳良轉了轉眼珠:“表哥,你的意思是,弄死他!”
劉彪指著他鼻子罵道:“都是你這個窩囊廢,把老子的臉都給丟盡了,麻痹這樣的個貨,不弄死他留著干什么,不過你們做事兒要做的干凈點,千萬可別留下什么證據給別人,找個機會明白嘛!”
劉明軒恨恨的說:“沒錯,這貨是不能留著了,他知道咱們的事兒也太多了,萬一哪天真出了事兒就不好了,吳良,你這段時間盯紧點,一有機會就找人”
吳良嘿嘿的阴笑了一聲:“放心吧表哥,劉主任,誰要是擋了咱的財路和女人,就是咱不共戴天的仇人,這小子死定了!”
正在這時候,劉彪的手機突然響了,本來想不接,一看我草居然是鎮長,李麻子的電話,李麻子名叫李青山,也不是什么好東西,平時跟他們稱兄道弟的,不過這小子志在仕途,所以到時沒跑到蘑菇屯去草王咪咪,所以劉彪也就沒把這事兒跟他說。不過他兒子可是青柳鎮的一霸,渾身都刺著龙鳳,調戲婦女欺行霸市收保護費,什么壞事兒都干,沒人敢惹他,他老爹還在后面支持,簡直就是養虎為患。
李麻子平時開會的時候人五人六的,在背后說話最爱罵街了,“我草,你麻痹的,你他娘的副鎮長不愿意當了是吧,老劉,格老子的,你咋那么長時間才接電話,是不是又把那話兒塞到小姐的小b里面去了,連他娘的腦袋都鉆进去了是吧,毛球啊,為啥不接老子的電話,反了天了。”
別看劉彪剛才挺橫的,他可是李麻子一手提拔起來的,在李麻子面前從來都沒敢大聲說過話,主要李麻子比他流氓多了。
“嘿,鎮上,那個啥,我喝酒呢,耳朵不好使,沒聽見您的電話,我錯了,我是狗耳朵您別跟我一般見識。”
“放你娘的屁,狗耳朵最靈了,你那是豬耳朵,草,這大白天的你喝個屁呀,老子找你有事兒。”
“洗耳恭聽,洗耳恭聽,嘿嘿!”
“那啥,剛才縣里的張書記來電話了,說蘑菇屯出了個致富能手,是個種果園的叫啥,啥,狗日的劉大柱的,說是讓咱們抽空去關照一下,我看我也沒有時間去,回頭你帶隊去看看,記著,多帶點人,把辦公室秘書科的人全都帶著,縣委書記親自打電話來了,咱們要是不重視,麻痹老子還有好果子吃嘛,你趕紧辦一下這個事兒!”
“遵命,遵命,一定辦好,一定辦好。那啥,鎮長您吃了嘛,要不過來喝兩杯吧,呵呵,是五糧液。”
“去你娘的,喝死你狗日的,老子哪有那個時間呀,老子這忙著呢。”說著啪的一聲就把電話給掛了。
劉彪在心里罵了一句,你麻痹的,你就跟老子橫吧,早晚有一天老子把你趕下去,到了那時候,看老子怎么收拾你,尼瑪才是狗日的呢,娘的。
“表哥,剛才是鎮長的電話!“吳良像條狗一樣低著頭哈著腰呵呵的笑著。
“廢你娘的話,你每天見老子在電話里一只叫鎮長嘛,你狗日的就是他娘的笨蛋,混了這么長的時間連個村長都沒混上去,要不老子還用費勁兒去對付狗日的劉大柱,草。”劉彪在吳良的禿腦袋上啪的拍了一巴掌,吳良也不敢說話,嘿嘿的笑。
不過吳良心里卻在想,麻痹的,老子的娘不是你大姨呀,你小子還說我是狗日的,那不就等于把你大姨和大姨夫都給罵了一遍,傻筆。
“老劉,剛才鎮長都說啥了。”劉明軒問道。
“哎,他娘的,我說死了你都想不到,麻痹的,劉大柱這狗日的也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運了,他承包的果園居然賣火了,就連縣委張書記都知道這件事了,讓咱們鎮上去關照視察一下,還讓秘書科的人全都去。聽說賺了不少錢。”
劉明軒眼珠子一轉:“老劉,這可不是壞事兒啊,咱們不是正想看看這小子的底細嘛,這次正好是個機會,等咱們去了,把這狗日的底細給摸清了,然后找個機會,讓他消失不就得了嘛,你著急干啥呀。”
劉彪呵呵一笑:“也是,我這是氣糊涂了,麻痹一個小農民算個球啊,凡是跟老子作對的沒有一個好下場,讓狗日的等著吧。”跪求分享
最快更新 最少錯誤 請到網
上一篇:第二百零五章花果山牌獼猴桃
目錄
下一篇:第二百零七章張巧芬


手机怎么玩快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