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美婦》

當前位置:山村小醫師 > 鄉村美婦 >

第一百六十七章給我個孩子

?“大柱,俺都跟你說了,事情你也看見了,我聽村里人說你們老劉家人也都是足智多謀的,你有啥好辦法沒有,嫂子實在是要愁死了煩死了。網 ”
劉大柱嘿嘿一笑:“嫂子,這事兒我可以幫你,不過你必須要答應我一個條件才行嘿嘿”其實劉大柱本來的意思是說,讓嚴淑賢選他當村長,等他當上了村長之后,就幫他擺平了這對母女,說服教育一下啥的。
可是沒想到嚴淑賢誤會了,小臉上頓時升起兩片紅霞,低著頭,突然點了點:“行,俺答應,大柱你今晚就睡了俺吧,俺不求你啥,更不會要你的啥,你也是黄花小伙子,俺還要報答你呢,你給俺一個孩子吧。不是俺不要臉,你看他們母子把俺當人了嘛,人都是這樣,他們初一我做十五,這沒啥!”
“啊,嫂子,我不是”
劉大柱正要解釋,突然聽到屋子里的聲音大了起來,兩人急忙有湊過去看,只見孟學武已經把王一丹的嬌軀翻了過來,從正面開始往里面頂,一只手摸著她的乳頭,一只手正在她的下体大动。妈妈把雙=峰挺=起來,pp搖晃上挺,像個篩子一樣運动著,一個勁兒的鬼嚎,孟學武把那話兒拿出來開始頂在花心外面研磨,他老妈的叫聲越來越浪:“當家的,我爱死你了,親老公,快點进來吧,痒死我了!”一面羞澀地紅著臉,用小拳頭砸孟學武的身体,兩條腿在空中亂踢亂蹬!嗲嗲的撒嬌!
孟學武也沒說啥,樣子木訥,猛地向前一推,“噗”的一聲水響,全都进去了。他老妈頭猛地向后一仰,兩腿分開盤在他腰上。看那樣子爽的真差點昏死過去了!一張小嘴喘氣之余還在尋找著孟學武的大嘴,開始互相親吻,兩個赤裸的身体擁抱在一起,久久不能分離,當真是缠綿悱惻呀!
“妈,我快要沒了!”
“好兒子,插=深一點,弄在里面,妈給你生個兒子!用城里人的話說,這是咱們娘倆爱情的結晶,咱娘倆會爱死他的!”王一丹眼神嫵媚的抱著兒子的臉,一邊親嘴一邊說著缠綿的情話。
“好,我來了,我這輩子只爱老妈你一個人天荒地老此心不變!”他老妈歇斯底里的大大叫了一聲差點把嗓子都喊破了,床單頓時被抓的撕裂了,孟學武使出全身力氣,一下那話兒追殺到了最深处,王一丹瘋狂的甩開了自己的長發,紧紧地搂著他的脖子雙腿夹住了他的腰部,并且在他后背上抓出幾道血痕,聲嘶力竭的叫他射=在里面,孟學武也真聽話,身体抖动了幾下,一翻身從雪白的身体上掉下來,不动彈了,像累死的死狗一樣。
這幕艷景這么景象,刺激了外面站著的兩位觀眾,劉大柱和嚴淑賢都是全身發熱,雙腿發软,那話兒膨胀,兩人不由自主的紧紧地抱在了一起,急促的呼吸,互相抚摸著對方的敏感部位,并且開始親嘴。
劉大柱倒是還好一點,嚴淑賢可不行,她的情況太特殊了,說是少女不是少女,說是少婦不是少婦,被男人摸過,但最后又是水中撈月,每次的爱爱都好像是水中看花井中望月,看得見摸不著,劉大柱這么一摸到她的下体,頓時她就整個软化了。感覺到劉大柱的手,從她的裤腰里面鉆了进去,在黑森林摩挲了一陣,就鉆进了自己身体最神秘的地方里面去了,頓時嚶咛了一聲閉上了眼睛,男人的手指和女人的手指真的不一樣,好舒服啊!
就在這時候,只聽屋子里有人說了一聲:“乖兒子,你把妈妈干的好舒坦啊,妈妈真是孝順的好兒子,對了,剛才我好像聽見外面有动靜,要不你起來去看看去吧,妈被你弄得兩腿發酸,站不起來了。”
“行!”孟學武木訥的答應了一聲,急忙穿上了裤子,兩人抱在一起來了一個長吻,這才光著膀子向門口走來。
劉大柱的耳朵靈,聽到他倆的聲音之后,急忙把手從嚴淑賢的那話兒里面,拉著她的手沖出了大門。孟學武在門口看了一眼,院子里沒人,也就沒出門,嚴淑賢就在門外把門鎖上了,然后領著劉大柱去自己的家,準備睡覺覺生娃娃!
“嫂子!”进了屋,鎖了門,劉大柱顫抖著聲音一把把嚴淑賢抱在懷里,兩張嘴頓時親吻在了一起,嚴淑賢顯然還不會接吻,动作很笨拙,舌頭都不知道往哪里去,劉大柱攪动的她嬌喘不已,然后好像學會了似的,慢慢地開始互相的吮=吸起來!
劉大柱一只手隔著襯衫伸进她的胸口,另外一把把他的碎花藍裙子給撩了起來,手直接在內裤最下面一撥,把帶子扒拉到一邊,手指上上下下的順著那條溝壑開始摩擦,嚴淑賢的眼睛微微的閉著,長睫毛不停地抖动,鼻子里的熱氣熏的劉大柱昏昏欲醉,那話兒頓時膨胀起來,一下子頂在了嚴淑賢的大腿根上,嚴淑賢渾身一软,嚶咛了一聲,趴在他身上不动彈了。“俺的娘,俺終于知道那是啥滋味了!怪不得那個掃貨叫的那么狠呢!”
“嫂子,這才哪到哪啊,舒服的還在后面呢,孟學武懂什么呀,我比他好多了!嫂子,我想!”
“大柱,我也想你,我也要干,你快點干我吧,嫂子想死了,嫂子也是個女人,整天只能看戲我受不了了,大柱,干啊!”
劉大柱慌手慌腳的解開了嚴淑賢的襯衫,一對碩大硬挺的ru放頓時跳了出來,原來嚴淑賢根本沒有帶文胸。這一對胸早已經發育完好了,又圓润又光滑根本沒怎么被褻玩過,劉大柱這次算是撿到大便宜了。
劉大柱低下了頭把一個粉紅色顫巍巍的ru頭含在嘴里吻了起來,雙手就去脱她的藍裙子,只是嘴巴里的凸點甜甜蜜蜜的有一股特殊的芳香,搞的劉大柱舍不得離開,眼睛看不到下面,脱了好幾下也沒把裙子脱下。
“笨!”嚴淑賢撲哧一笑,干脆自己伸手把扣子解開了,一下子就滑落到腳下,兩條白生生的大腿出現,全身只剩下一個粉紅色的小內裤了。
劉大柱嘿嘿一笑,“嫂子,我跟你親嘴行不!”
“嗯!”嚴淑賢像個新娘子一樣嬌羞不已:“傻弟弟,咱倆剛才不是親嘴兒了嘛,嫂子嘴里還有你的唾沫星子呢!”
“我說的是下面的那張嘴,女人都有兩張嘴,一橫一豎,下面的嘴更加的湿润,嘴唇更加的滑溜,讓我親親吧!”
嚴淑賢還沒明白咋回事兒呢,她一個处女能明白什么呀,以前也就是被孟學武摸了幾下胸和那話兒,手指頭都沒进去過,更別說和下面的嘴唇接吻了。劉大柱一手抓住其中一個大胸,身子蹲下來,迅速的剝開了她的小內裤,朝那片黑色中隱藏的紅色溝壑吻了起來。
嚴淑賢有生以來,第一次被男人吻了那話兒,一股刺激的快感涌上,液体迅速泛濫,流了劉大柱滿嘴都是。她自己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兒,像個傻姑娘似的,捂著紅的火燒云一樣的小臉,嬌羞的說:“對不起大柱,我沒憋住,尿了你一臉都是,你不會生氣吧。”
“啥呀,嫂子,這不是尿,別擔心,我幫你吃了!”劉大柱把舌頭伸出來,順著她雪白的美腿往上舔,一路上把白色的液体全都吸了进去,吃的津津有味,可是卻難為了嚴淑賢,她一個大姑娘哪兒受得了這種刺激,站都站不穩,一下子倒在炕頭上,雙手抓住了床單,猛力的撕扯起來。
伴隨著咬破了唇不聽的呻喚,嚴淑賢自己用手拉著內裤,一手按著劉大柱的頭,不停的把頭前俯、后仰,搖來搖去,美麗的秀發甩动的更加嫵媚,半天她終于忍不住了,叫出了聲音“……頂……頂我啊……就像那對狗男女一樣頂我啊……我痒啊痒的難受!大柱,你快點上來啊,趴在我身上啊!”
這個時候她根本沒有辦法再壓制体內旺盛的欲火,開玩笑已經忍了三年了,還能再忍下去嘛!嚴淑賢迫不及待地上身坐了起來,一把把劉大柱推開,雙腿一曲脱掉了自己的內裤,扔到了對面的大衣柜上,一把就抓住了劉大柱下面那硬巴巴的東西。
劉大柱沒脱裤子,嚴淑賢只能拉開拉鏈,把那話兒從里面掏出來,踮著腳尖,把自己的那話兒湊了過去,扭动著pp開始磨蹭,一條腿抬起來盤在劉大柱的腰部,“大柱,別折騰了,嫂子真的熬不住了,來吧!”跪求分享
最快更新 最少錯誤 請到網
上一篇:第一百六十六章海枯石爛
目錄
下一篇:第一百六十八章愛的那么深


手机怎么玩快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