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美婦》

當前位置:山村小醫師 > 鄉村美婦 >

第一百六十六章海枯石爛

?嚴淑賢其實長的挺漂亮的,肌膚非常的細膩柔滑,氣質也很好,走路的姿勢很婀娜,表面看根本不像個農村女人,再離近了一看,長長的黑頭發下一張骨感的瓜子臉,閃著诱人的紅润,她爱化妝,小巧的嘴唇經常涂著淡淡的唇膏,藍花襯衫下是一條碎花短裙,纖細的腰肢和鼓荡的胸脯楚河漢界曲線分明,兩條修長的手臂擺动起來,像個模特似的!
不過這會兒她的臉色不太好看,顯得挺冷艷的,坦白說,她剛才說的話劉大柱不太相信,孟學武他也知道是個書呆子,整天就知道看什么三国演義呀封神演義呀啥的,一會兒也離不開書本,跟村里人都很少說話!
可是孟學武的老娘王一丹可是一個挺開朗的人,在村子里人緣也挺好的,就是今年也四十多歲了,沒聽說過有啥緋聞呀,不過她和他的兒子關系的確是有點太親近,就像是嚴淑賢說的那樣買菜下地干活啥的,兩人都是手牽著手,以前也沒覺得有啥,現在想想,的確是有點他娘的不太正常。網
王一丹長得不是太漂亮,但身材還行,因為長年在地里干農活,又不像城里人那么會保養,皮膚不咋滴,有點粗糙,身体也略微顯的有點偏胖,不過一到了夏天,她每天晚上穿得薄薄的睡裙在院子里晃荡,走起路來挺拔圓润的大胸一顫一顫的挺诱人,沉甸甸的肥屁股也是左搖右晃挺有味的,難道真的跟他兒子有一腿!
劉大柱這么想著已經到了大門口,大門紧閉而且里面上鎖,但是嚴淑賢手里有鑰匙,從外面一扭就把門栓給打開了,然后噓了一聲,兩人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一进門,劉大柱就聽見一陣女人在那種情況下發出的呻喚聲音傳過來,就像狼嚎一樣,頓時讓他熱血沸騰。正巧嚴淑賢回頭一看,挑了挑眼眉,那意思仿佛在說:“咋樣,沒錯吧!”
劉大柱心想,也許是跟別人呢!說著兩人就往前走,湊近了窗戶往里面看,他家的窗戶跟劉大柱家里的差不多也有縫隙,里面還掛著半截的紅色窗簾,不過,還是有一點縫兒可以看进去,這下子所有的情境盡收眼底了。
透過窗戶,只見孟學武正在和他的老妈王一丹交戰,老妈趴在炕頭上,像母狗一樣,讓自己的兒子大肆,被他干的嗷嗷怪叫也毫無怨言。
孟學武一邊干一邊揮汗如雨的說:“嘛,你的那話兒真好干吶,哦,好舒服,我死你,我干死你!”
老妈的胸部也的一起一伏,嗷嗷叫:“好乖兒子,妈愿意給你,干死了,用勁干,……妈吧,哦,好過隱,我要死了,兒子,這下你滿足了吧,你可比你把那個死鬼強多了,這些年妈妈幸虧有你,真是妈妈的孝順兒子啊!”
劉大柱看了一會兒之后,忍不住滿頭大汗,帳篷搭起來高高的,轉過頭來抓著頭擦汗,小聲說:“我草,這也太離譜了吧,兒子和老妈這么干,咱村居然有這樣的事兒,要不是嫂子你帶我來看打死我也我不敢相信啊,我說嫂子,他們倆這么干,你就沒啥反應,也不過去管管,這叫啥事兒啊!”
“草,我管個毛啊,人家她們母子倆根本就沒把我當個人看,大柱,實話多你說了吧,你嫂子我跟孟學武結婚三年來,到現在還是個处=子呢,你信不信,那貨根本就從來沒进過我洞,你別說倒是用手摸了兩下!結果他妈一聲令下,這小子新婚之夜就鉆到他妈妈的被窩里去了,當時還當著我的面,把我嚇得呀,差點沒昏過去!”
兩人走遠了一點,劉大柱皺著眉頭,苦笑道:“嫂子你造謠,你這是說啥呢,怎么可能啊,他倆當著你的面,那你咋沒反應呢,再說了新婚之夜都是新郎和新娘在一個房間里,哪有老娘陪著一起睡的。”
“呵,你說咋地,他家就這樣,我倆結婚那天,她妈借口怕我們倆年輕不懂事,不會生娃娃,卷著鋪蓋卷就睡在我倆旁邊了,當時我年紀小雖然臉紅也沒說啥,到了晚上,孟學武就在我身上毛手毛腳的亂摸,摸的我一個大姑娘都來勁兒了,他就往我身上爬,結果他妈咳嗽了一聲,說:行了,润润就行了,給你娶媳婦不就是讓你润润嘛,到妈妈的被窩里來吧!你說這娘倆多不要臉,孟學武像畜生一樣,大叫了一聲,撲到他妈的被窩里,把兩條腿架在自己的肩膀子上,就日起來了,日的他妈嗷嗷的怪叫,干了三次才睡覺了,倒把我給扔一邊了。當時我整個人都傻了,不知道該說啥,也不知道該做啥,就那么聽他老妈干嚎了一晚上。第二天倆人跟沒事兒人一樣。”
“打那開始,每天晚上孟學武這個變=態就鉆进我的被窩里撩撥我,摸我的胸,吃我的b,然后等到他涨的不行了,就跑到他妈的被窩里,娘倆一絲不掛的擁抱著,親嘴兒都能親一個小時,然后就開始大干一場,把我扔一邊!有時候我一生氣,穿起衣服來就跟著孟學武去他妈那屋,看著他們敢,人家倆人當我不存在一樣,照樣弄的大汗淋漓,我想哭都沒地方哭去!”嚴淑賢抱著胳膊幽怨的說。
“這事兒,嘿嘿,得管管!嫂子,難道你就沒跟誰說過嘛,他們倆這樣也太不像話了吧!”劉大柱忽然想到了一個主意。
“有啥說的,我從小無父無母無依無靠,給他家當媳婦是我親嬸子把我給賣了,換了兩千塊錢,我想離婚啊,我離了婚怎么活呀,我啥也不懂,也只能這么湊合唄,跟我嬸兒說,我嬸兒那狗日的拿我當眼中釘根本不搭理我,所以我也懶得說。離不了婚,這就是家事兒,俗話說的好,家丑不可外揚,說出去了,頭一個丟臉的還不是我自己,村里人不說他倆不是東西搞破鞋,反而說我沒能耐留不住自己的男人,我就是啞巴吃黄連有苦說不出。”
“那你你今天為啥要對我說呢,不是說家丑不可外揚嘛!”
嚴淑賢冷哼了一聲:“這一對狗日的母女我真是恨死他們了,我本來想算了,人這輩子不就這么回事兒嘛,麻痹的不破处就不破处吧,我就這么忍著吧,可是隨著我年齡越來越大,我發現我開始想那種事兒了,尤其是一想到這對狗男女干事兒的時候那副舒服的樣子就忍不住,這還在其次,你知道我今兒為啥氣不過嘛?!“
“為啥呀?!”劉大柱問道。
“你也看見也,也聽我說了,我一個人無依無靠的,平時因為心情不好吧,在村子里連個朋友都沒有,你說我這日子過的多寂寞呀,我也不怕你校花,麻痹,這對狗男女亂來都不怕笑話我怕什么呀,哼,我自己用手解決。可問題是,我想要一個孩子,手指頭是生不了孩子的,難道我這輩子連當妈妈的權利都沒有了啊,我從小到大的就喜歡小孩,結果我就跟孟學武說了,你猜孟學武咋回復我的!”
“咋說的!”劉大柱越聽腦袋越大,這村里咋亂成這樣了呢,啥世道啊這是!
“孟學武一本正經的跟我說:實話告訴你,我和我妈是真心相爱的,我們兩個人天長地久永不變心,海枯石爛此心不渝,我是梁山伯她是祝英臺,我們各自約好了守身如玉將對方爱上一萬年。這份心就算是山無棱天地合也絕對不會改變,我妈比還珠格格還專情呢,對我又体貼又溫柔,我們如此的恩爱,你怎么能讓我跟你睡覺覺,讓我跟你生孩子,你這是在破壞我們之間的感情,以后再也不許說這種話了!”
“麻痹的,這狗日的天天讀書,說話的時候全都是名詞,我雖然水平低但這點陳詞濫調還能聽得懂,但是哪有兒子跟老妈這么海誓山盟的啊,這,這算啥子事兒嘛,倒好像我成了第三者似的!!于是,我就說:我說你爱你妈什么呀,你妈妈又爱你什么呀,你們倆爱的這么死去活來的?!”
“孟學武說,我妈爱我是他的兒子,我爱我妈是我的妈妈,我是從我妈妈的b里面鉆出來的,現在應該報答她的b,這都是我妈妈從小就教我的,我妈長得漂亮,而且干的很舒服,于是我們就爱的死去活來了。再說了,我孝順孝順我妈總沒錯吧。反正不管怎么說,你要我跟你生孩子是絕對不可能。”
“我草,牛掰呀!”劉大柱徹底傻眼了,用他娘的趙本仙的話說,他可真是太有才了。才華橫溢呀。
嚴淑賢氣的落淚:“好啊,既然連這么一點小小的要求也不答應我,我也豁出去了,我就給他倆抖出去,讓他倆也知道知道我不是那么好欺負的!村里人不都說我不會生孩子嘛,大柱,你現在明白了吧!”
“嫂子,你真冤!”劉大柱心里有些氣憤也有些心疼,更加感到可笑,什么玩意兒啊這是,真是世界變化快呀。跪求分享
最快更新 最少錯誤 請到網
上一篇:第一百六十五章怨婦一枚
目錄
下一篇:第一百六十七章給我個孩子


手机怎么玩快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