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美婦》

當前位置:山村小醫師 > 鄉村美婦 >

第三十四章土郎中

?劉大柱去了一會兒就回來了,站在胡麗琴面前傻乎乎的說:“大美人,我們家只有一個洗腳盆,必須一個一個的洗,而且熱水也不太夠,要不你先來吧,然后她們在你的后面洗,你最美了,所以我讓你第一個!”
“這土包子,還有點眼光!”聽到劉大柱稱贊自己是大美人,胡麗琴頓時心花怒放了,得意的看了看后面的三個人,跟在劉大柱后面來到了井沿兒旁邊。網
“大美人,你的腿真好看,俺們村的那些娘們沒有一個有你的腿這么長的,而且你的pp也比她們挺翹!”劉大柱一邊走一邊贊嘆的說道。
“喂,土包子,你們村都這么夸人的?!”這話雖然聽的胡麗琴心里挺受用,可畢竟自己是個女生,有點被調戲的感覺。不過她又一想,可能農村就這樣吧,沒文化,素質低,說話直白不懂得含蓄也是難免的,
劉大柱一邊搖轆轤,一邊點頭:“嗯,以前我以為俺們村婦女主任王淑媛的胸是最大最有彈性的,誰知道看了你的之后就覺得把她給比下去了,以前我躲在被窩里做夢的時候,老是夢到她的胸,以后可能會夢到你呢!”
看到劉大柱一副天真無邪的樣子,絲毫不像是城里的二流子,胡麗琴忍不住放聲大笑:“你們村里人可真是實誠,有什么就說什么,要記住,這種話到了城里可不能瞎說,我問你,王淑媛的有多大?!”
劉大柱攪上來一桶井水,然后倒在洗腳盆里,盯著胡麗琴驕傲的雙=胸,撓了撓頭,伸手一摸:“有你三分之一大!”
“去去去,這東西只能看不能摸,你要再這樣我可生氣了啊!”胡麗琴打了他手背一下,嬌嗔的說道。
“為啥?!”劉大柱傻乎乎的笑道。
胡麗琴長長地嘆了口氣,暗想,跟這么個土包子也講不出什么道理來,就拿他當三歲的小孩子算了。
“沒啥,反正不能摸!記住了嗎?”
“記住了!”
“給我洗腳!”要說胡麗琴這廝也真是夠妖孽的,把劉大柱當成了土包子不算,居然還像奴隸一樣的使喚他,這哪是來幫助農村人扶貧呀,簡直就是來糟蹋農村人了,劉大柱心里對她意見很大,決定要教訓教訓她。
“哦,洗腳,俺最會給女人洗腳了,以前都是俺給俺妈洗腳的,俺妈有病,俺就學著中醫按摩,給俺妈按摩,可管用了!”劉大柱摸了摸鼻子說。
“你=妈在哪呢?!”
“死了,死了好多年了!”
“哦,那還好!”胡麗琴心想,萬一這小子的妈在家里發現自己這么樣的欺負她兒子,不跟自己翻臉才怪呢,沒妈的孩子像根草,欺負起來比較方便。想到這里心里忍不住一陣桀桀的壞笑。
“洗腳吧!”說著胡麗琴就把那雙秀美漂亮,香氣撲鼻精致的好像翡翠瑪瑙一般的小腳伸到了劉大柱的面前。
劉大柱把她的腳輕輕的握在手心里放在水盆里,手心頓時感到一陣柔软一陣舒適還有一陣麻麻痒痒,就好像有千萬只螞蟻在心里爬,心想,這種感覺是不是就叫做心猿意馬呀。
“喂,土包子,你發生么愣,還不快點給姑奶奶洗腳!”胡麗琴叉著腰兇巴巴的說。
“大美人,你好像月經不調啊!”劉大柱一邊往小腳上淋水,一邊淡淡的說道。
“你怎么知道?!”胡麗琴一震。
“看出來的!”
胡麗琴皺了皺眉頭,然后立刻搖頭“我的確是有點不調,不過就憑你這樣的土包子也能懂中醫,這似乎不大可能吧!”
“這有啥不可能的,俺雖然是土包子,但是土包子有土包子的秘訣,俺爺爺以前就是俺們村的土郎中,俺妈年輕的時候都是我給調理的,每個月都特別的及時,不早也不晚,四十歲的人,年輕的好像還不到三十!女人這東西,例假最重要了,正常了的話就長命百歲青春永駐,要是不正常,那后果可就嚴重了,未老先衰不說,還有可能猝死呢!我們村有一個女的,今年還不到三十,就是因為例假不正常,長得跟五十歲的一樣,比老母豬還丑呢,我看他一眼就渾身發抖,嚇得!大美人,我可不想看著你走到哪一步啊!”劉大柱這貨洗的還挺認真呢,美麗的小腳被他給摸了個遍。
“你說真的呀!”胡麗琴捂著自己的小臉驚恐的說。
“這還能有假,俺們農村人是從來都不會說謊話的,說了謊話的人是會被山上的野豬吃掉的。以前我三叔就是因為說了謊話結果第二天就死了,從哪以后我們老劉家的人,就再也沒有說過一句謊話,主要還是因為害怕”劉大柱根本沒什么狗屁三叔,他老爹是獨生子,他說的話恰恰相反,其實他們老劉家的人很少跟人說實話。
“那,土包子,不,小弟弟,你可得救救姐姐呀,姐姐這東西每個月都不正常,我說我最近怎么臉上老是長痘子呢,原來是這里影響的,我以前也在城里的大醫院里看過,可是都不管用!”被劉大柱祖傳的大忽悠忽悠了一頓之后,胡麗琴嚇得渾身好像是篩糠一樣,連兩只美麗的小腳都發冷了。
“我們老劉家的人是不會說謊的,我能把你的病治好!”劉大柱抬起頭來,阳光燦爛的一笑,繼續低下頭認認真真的洗腳。此舉落在了胡麗琴的眼睛里,頓時大大的增加了‘劉家人’的信譽度。
“土包子,你要是給我治好了,我就給你一千塊錢,我家里有錢,不像你們村這樣兔子不拉屎的,你看行不!”
“不行!”劉大柱果斷的搖頭。
“為什么?!”
“一千塊錢不夠!”劉大柱洗的額頭冒汗,抬起頭說:“光是買药材就需要五千塊呢,我不收你的治療費”
“呵呵,說了半天,你這個土包子感情是要騙錢呀,切,把姑奶奶當成什么人了,能騙我的人還沒出生呢哎呦”胡麗琴忽然呻喚了一聲。
“舒服不?!”劉大柱兩根手指捏著她腳上的一個穴位說道。
“是,是挺舒服!”胡麗琴還沒說,她雙腿酸麻,還不停地流水,就像是被人在關鍵部位按住了小疙瘩一樣,那舒服的感覺就像是在爱爱。這就是劉大柱從《丹功》之中學來的挑逗女人的古老而神秘的手法。
“你的病就是從腳底引起的,我今天給你先按幾個穴位,如果覺得有效果,你就給錢,沒效果的就當我沒說,行不。俺們劉家人是不會撒謊的。”劉大柱心想,待會兒我就在你身上試試《丹功》上的手法,就在這井沿兒上把你給辦了,然后再讓你掏錢看病,我讓你一個勁兒的‘土包子’‘土包子’,還讓老子給你洗腳。尼瑪,這都是你自己自找的。
“行行那你試試吧!”胡麗琴坐在小板凳上,上身向后仰,雙手撑著地,大=胸直刺蒼天,滿臉緋紅的說道。跪求分享
最快更新 最少錯誤 請到網
上一篇:第三十三章土包子
目錄
下一篇:第三十五章治病


手机怎么玩快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