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美婦》

當前位置:山村小醫師 > 鄉村美婦 >

第十三章你家財神

?由于是事先商量好了的,所以劉大柱和李翠花一上山就發現了李桂蓮再玉米地里偷吃半生不熟的苞米。網 李桂蓮故意把她自己弄得好像挺狼狽似的,披頭散發的像個山里面的野人一樣的。
“哎呀,你這個死丫頭,我打死你,打死你!”剛剛發現了李桂蓮的蹤影,李翠花就忍不住了,上去了揪住了就像打。
“慢著慢著!”李大柱趕忙的跑了過來:“放開放開,我還有話要說呢,翠花嬸子,這女人可不能打呀。”
李翠花氣的跳腳:“大柱,你說為什么不能打,她把我家折騰的夠嗆了,這個人,我一定要打她,打死她。”
“翠花嬸子,你可知道我是怎么找到這個女人的嘛!”劉大柱神秘兮兮的說道。這套詞兒他早就醞釀好了。
“對呀大柱,你是怎么找到這個掃貨的!”李翠花揪住了李桂蓮的頭發就是不松手。
“我是根據卦象的指示算出來的,這才把她給找出來,可是卦象上面還指示了一些別的什么東西。你想聽不?”
“跟俺有關系嗎?!”
“不但跟你有關系,還跟你們全家有關系呢,翠花嬸子你要是想聽,就先把人給放開,因為這件事情跟她也有關系,你要是把她給打了,我也省得說了!”劉大柱裝作一副算命先生的樣子,掐著指頭在那里算。
“行,那你說吧!”李翠花氣呼呼的放開了李桂蓮,然后又指著她說:“你等著,以后有你好巧的,別想跑了。”
“冤孽呀,冤孽!”劉大柱搖頭晃腦的說道:“剛才我已經算出來了,這個女人的確和你家有緣,而且還是你家的運財星呢。你們家的財運完全都系在這個女人的身上了,這個女人在,你們家就有財運,如果這個女人不在,你們家的財運那可就沒了。而且還是大財運,大大的財運!”
“有多大!”李翠花的眼珠子頓時亮了起來。
“萬把塊錢吧!”劉大柱信口胡謅。不過雖然是胡謅,但憑著他爺爺劉鐵嘴為他豎立起來的威信,李翠花頓時還是相信了,高興的差點沒跳起來,萬把塊錢在城里不算啥,但要是放在蘑菇屯,那可就是萬元戶,大款啊。
“你說的都是真的!”李翠花說道。
“翠花嬸兒,難道你還信不過我呀,我什么時候在你面前說過半句謊話呀,咳咳,咱倆的交情你還信不過?!”劉大柱暗示了李翠花一句。李翠花頓時臉上有點紅,暗想,對呀,這小子剛才都把我給干了,也算是半路夫妻呀,還那么喜歡我的三角裤,肯定被我迷住了,不會騙我的,我應該相信他。
“那你說以后不能打她了,可是她這次做的也太過分了!”李翠花還是有些氣不過的,瞪了李桂蓮一眼。
劉大柱舔了舔嘴唇,嘆道:“嬸兒啊,不是我說你,一點小事兒過去就過去吧,你看誰們家把財神爺不是高高的供起來呀,有誰會打財神爺呢,不但不能打,還要好吃好喝的照應著,盡量的順著她。而且我還算出來了,她現在不適合和男人同房,那樣也會影響你家的財運,聽懂了沒!”
“那不行,那俺兒子要吃奶可怎么辦!”李翠花頓時反對。
“翠花嬸子,我沒說一輩子不行,我只是說一段時間,如果你想要發財就必須要聽我的,如果不聽我的,那么肯定就發不了財了,你自己好好的尋思尋思吧,分析分析到底是那頭輕那頭重的!”
“大柱,你說的也有道理,可是我兒子不好管呀!”
“那沒事兒,我看小憨兄弟可能是病了,太貪色了,這樣對身体不好,回頭我給他配點药,吃了就好了。”
“那敢情好,你可真是我家的大福星,嬸兒以后什么都依你!”李翠花輕輕的在劉大柱的裤子下面撞了一下,扭捏的說道。
“那一言為定,咱們下山吧。”
兩人領著李桂蓮回到山下張大憨的家里,張大憨三父子早就回來了正在著急呢。李翠蓮急忙把他們召集起來,把找到了李桂蓮的事情說了一遍,而且添油加醋的說了劉大柱很多的好話,還把李桂蓮是他家財神的事情也說了,高興地張大憨差點沒給李大柱跪下,還主动請他喝酒呢。
劉大柱心想,張大憨這家伙平時抠門的要死,花一分錢都尋思半個月,今天居然主动地提出來跟自己喝酒這個案子做的真是太成功了。
“那什么,張叔,你請我喝酒可以,但是這酒必須是我去買,你就讓翠花嬸子炒幾個菜,咱倆喝了就行了,不能讓你太破費了。”
張大憨心中暗笑,肚子里的酒蟲也被勾出來了,暗想:這小子真是個傻子,居然主动提出要花錢,正好我可以省下一筆。
過了一會兒,李大柱從外面回來了,手里還拎著四瓶老白干,雖然不是什么好酒,但張大憨也很少能喝的到。
“叔,你看這些酒夠咱倆喝的吧!”劉大柱背地里轉了一下眼珠說道。
“夠了夠了,咋不夠呢,你的年紀還很小不適合喝太多的酒,喝一瓶就行了,其他的三瓶叔替你喝了。”
“那行,多謝叔關心!”劉大柱還假惺惺的給張大憨掬了個躬。張大憨也自以為自己占了便宜,豈不知,劉大柱是另有圖謀。
過了一會兒天黑了的時候,李翠花就把菜給炒好了,然后熱情的招待劉大柱上炕喝酒。
張小花因為自己的嫂子李桂蓮剛剛回家,又聽說她是家里的財神,所以就去另外的一間屋子里陪著李桂蓮說話去了,這時候屋子里就只剩下三個人。
張大憨這家伙看到了酒就不要命了,一會兒的功夫自己把三瓶白酒都喝光了,李大柱急忙說:“張叔,我是小孩子,我不能喝這么多酒,我這半瓶你也喝了吧。”
“你你小子真是懂事拿來”張大憨稀里糊涂的把剩下的半瓶給喝了,喝完了就趴在桌子上睡著了。
“嘿嘿,嬸兒,過來呀”
“干啥,你個小鬼頭,為啥把俺家的老頭子灌醉了!”李翠花一臉妖媚的走了過來,嗲聲嗲氣的說道。
“我就是想當著他的面玩你,你信不!”劉大柱一伸手就從她的裙子里伸了进去,結果手一下子就湿了。
“大柱,不行,他要是醒了咋辦!”
“你放心吧嬸兒,他醒不了,你不是答應過我讓我舔嘛,怎么你想要反悔,我現在就要!”劉大柱覺得眼前的情境挺刺激,那屋里兩個美女在說話呢,這屋里自己當著別人的丈夫就把人給干了。
“不行,嬸兒臟,嬸兒現在想尿尿!”李翠花害怕張大憨醒了發現自己的,所以找了個借口,不想讓劉大柱舔。所以抓起一個尿盆,坐上去就在劉大柱的眼前嗤嗤的撒了一泡尿,然后不要意思的說:“太臟了,別舔了!“
“尿尿,那才好呢,那才有味兒呢,我現在就要!”劉大柱頓時被刺激的血脈喷張了。跪求分享
最快更新 最少錯誤 請到網
上一篇:第十二章漏勺
目錄
下一篇:第十四章孝順兒媳婦


手机怎么玩快速时时彩